收藏本站
新闻/正文

埃塞俄比亚,北部看火山,南部看部落!

发表时间:2019-12-25 16:09

为什么要去埃塞俄比亚?

虽然是世界最贫困的地区之一,这个国家的旅游资源却十分丰富,并且规划起来并不难。这里有奇特的地貌,活跃的火山,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百年教堂,更有让你大开眼界的原始部落。埃塞是咖啡的发源地,当地著名的美食英吉拉也是让我和小伙伴百吃不厌。总之,埃塞这个国家一定会带给你无限的惊喜,并且让你的旅途充实又难忘。

埃塞俄比亚怎么玩

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迪斯阿贝巴(Addis Ababa)基本在整个国家的中间位置,以Addis为坐标,一般的旅行也常常分为两段,1)北部的火山和教堂以及2)南部的部落。玩埃塞俄比亚说起来也很容易,因为去火山和去部落必须都要当地的司机和向导带领,去一些危险的地方还要配备保镖,所以游玩一定要找当地的旅行社,不能完全自由行。这样一来吃住玩儿都包了,关键就是选线路和选旅行社。我们这次在埃塞计划玩9天,由于时间原因,这次我们舍弃了北部拉利贝拉的教堂,选择了去火山及部落。并且当地旅行社都选择了ETT(ethiopiatravel@gmail.com)。这个旅行社还是非常靠谱的,性价比也很高,给我们安排的司机,向导和保镖都非常不错。北部的火山3天团,团费是300美元(包食宿)。南部部落6天团是500美元(包住宿不包三餐)。并且我们在埃塞国内段的机票也是请ETT帮忙订的,比我们自己订便宜一半。

北部火山线

阿法尔地区

埃塞俄比亚的第一段我们去了北部城市默克来以北的阿法尔地区(Afar Depression)。去火山要先到北部重要城市默克莱,我们选择坐飞机从亚的斯直飞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到了。如果走陆路,要经过两天的车程并且条件非常差。考虑到埃塞北部并不是很安全,有很多关于在火山地区劫持游客的报道。并且去火山地形复杂,所以必须以车队的形式前往,并且每个车队必须被配至少一个持枪的保镖。

据说北部阿法尔地区(Afar Depression)有另一个名字,叫"再见地球",因为一系列地质活动让这里成了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。沿路我们经过了曾经的红海干涸后留下的盐碱地,造访了Danakil凹地,那些地表白色的盐床周围到处是彩色的含酸度高达90%以上的的硫磺地,矿物质温泉,还有间歇泉。

一望无际的盐碱地下面其实是很深的盐湖。

Erta Ale火山

经历过将近两天的奔波,最终我们到达了Erta Ale火山。那晚我们8点半出发,在黑暗中徒步三小时到达火山口。像是一次对大自然的朝圣。站在火山口,看着翻滚的岩浆,听着它发出好像冰川断裂的的声音。一阵风吹来,硫磺会熏到让人睁不开眼。但却又让人忍不住走的的更近一点,去一睹Erta Ale的真容。除了以上,最让我难忘的还有那一整片星空。银河在赤道附近显得格外的宽,流星一颗颗的划过天际。所有这一切,无一不让我让我深深感觉到了大自然的力量,以及在这种巨大力量面前,人类的渺小。

Erta Ale火山


注意事项

1.整个旅途需要露营,是在没有任何庇护的情况下露营,真的是以天为盖地为庐。第一天晚上一群狐狸在我们营地旁打架,吓到我不敢闭眼,第二天在火山口营地,一阵阵狂风卷着火山灰和臭鸡蛋味儿的硫磺气体刮到脸上,着实体验了一晚上真实的吃土。

2.黑暗中徒步真的对平时徒步经验少的人来说是巨大的挑战,沿路全是高低不平的火山岩和碎石。同行的好多人都摔倒了,一位欧洲老奶奶摔倒半边脸都是血。往返7个小时的路程对体力也是极大的考验。我走到后来已经累觉不爱了。

3.去火山的路况也并不好,沿路车队里多次遇到高温爆胎,车陷入沙地。坐着陆地巡洋舰也把我们颠出了新境界。另外曾经有武装分子劫持过露营的游客,所以每个车队都配有持AK47的军队人员护送。讲真,感觉保镖们都是温文尔雅的可爱的人们。

南部部落线

11月29日我们到从Addis开车8小时到达了埃塞俄比亚南部的Omo Valley,这一大片区域散落着众多埃塞俄比亚的原始部落。我们第一天住在南部的比较中心的一个城市阿巴门齐(Arba Minch)。

Hamer族

第二天,远离了游客聚集区域,我们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,驱车8小时穿了丛林,淌了河,到了隐秘的埃塞俄比亚原始部落Hamer族的一个村庄。当天这里有一个男孩的成人礼。男孩父母双方的所有亲戚全部从各处赶来为男孩庆祝。为了表达对男孩的爱与祝福,妇女会载歌载舞,并在鞭笞仪式环节争先恐后跑到祭司面前,直到被用树枝抽打到血肉模糊。她们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男孩的爱与祝福,并表达自己的勇敢。完整的成年礼长达几小时,最后在男孩的跳牛仪式中结束。整个仪式让我们感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冲击,非常震撼。

这次我们拜访的几个部落里,Hamer是我最喜欢的。它依旧保持着最原始的状态。整个族群散落在一百个小的部落里。Hamer族最大的特点是,结婚后的妇女会用红色的泥把头发搓成一卷一卷的辫子。

成人礼/跳牛仪式

Hamer族的男孩在经历过跳牛仪式后就会真正被视为成年男人。接下来的一个月会跟着大祭司在不同的部落间,作为鞭笞仪式的祭司参加别人的成人礼。在这一个月期间,男孩的父亲会给他选亲,很多时候是选一个未成年的的小女孩,并给她戴上特别的项链。选好亲父亲会召唤男孩回家,直到女孩成年,男孩女孩才能见面。见面之日,姑娘会把当初被选择挂在颈间的小项链换成项圈的以示成家,也就正式结婚了。

Dassanech部落

离开hammer族,第二天我们又拜访了埃塞俄比亚肯尼亚边境的dassanech部落。这个部落以吃鳄鱼肉,喝动物血闻名。由于每年到访的游客很多,dassanech部落已经变得比较商业化了,进村要交门票/照相费。从Dassanech部落出来的时候,一群孩子跟我们走了很远,就好像他们很渴望跟着我们走出去看看。一方面私心不想他们被现代文明所打扰,一方面好希望这些孩子能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。我们太幸运,这世界本不公平。

唇盘族Mursi

我们把最后一个部落形成留给了著名的唇盘族Mursi。虽然知道唇盘族早已经十分商业化,可是亲自去看过还是被部落现在的状况给惊倒了。一进入Mursi族就被部落里的妇女包围,要求我们跟她们照相并付钱。情况一度到了失控的地步。之前不明白为什么去他们部落要配一个持枪保镖,看到部落人要钱时候的强势才明白。原来改变一个人,一个部落,一种文明这么容易。这原始部落已不再原始。

Konso村

结束南部行程前,我们沿路又拜访了Konso村,这里和原始部落不一样,相比之下只是稍微落后一点的村子。向导带着我们在村里转了一圈,讲了讲他们村子的结构,建筑的特点,还有一些习俗。逛下来挺轻松愉快的。最喜欢的依然是村里的孩子

注意事项

这次由于时间原因,我们没能赶上当地的集市。集市不是每天都有,不同的部落、村子集市时间不同,去之前可以提前问好向导。我们本来要去的集市和Hamer的跳牛仪式的时间冲突了,我们选择了后者。

如果要排序的话,我最喜欢的一定是Hamer族。虽然纯盘族很商业化,体验很不好,但我觉得还是值得一去,至少看到她们这种变化也不失为一种体验,让人唏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