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
新闻/正文

六位董事长在两会谈民企的痛点难点

 

1、全国政协委员、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:

刘永好一直在呼吁,希望民营企业、国企和外资企业站在一个平台上平等竞争。他今年提交了8个提案,其中之一是《关于试点放开原材料进口资质,促进民营加工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建议》。

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。摄影:邓攀

刘永好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说,比如在中国,有不少的原料,氯化钾是做化肥最主要的原料,我们大量的进口,而氯化钾是需要有资质的专项进口,不是所有的生产企业都可以进。但有些外资企业可以直接进。所以从这个角度,民营企业、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应该被一视同仁。事实上,这些进口配额都是在国有企业里面。生产型的企业、民营企业要购买的时候,它就会加价。其实这仅是一方面。饲料的原料,像黄豆,现在完全放开了,没有配额了,现在只是税收的问题。但像玉米还是有配额的,这个配额以前国有企业比较多,民营企业少。但是玉米饲料的用户绝大多数都是民营企业,所以在民办企业再分配配额的问题上,要考虑到实际的使用,逐步进行调整,让民营企业也能够享受进口的权利。显然这是民营企业所期盼的。另外,现在像原油的进口,已经有民营企业获得了进口的资质,我觉得逐步做到一视同仁,不管外资、民营企业、国有企业都要遵守市场竞争的原则,是最好的。

北京叶氏企业集团董事长叶青(左)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(右)。摄影:李佳

2、全国政协常委、全国工商联副主席,北京叶氏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青:

叶青认为近年来,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连续出台了政策,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,大力优化营商环境,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外部环境有了很大提升。但其实营商环境的改善,不单单是政府一方面,而是多方面的。社会以及企业自身也有义务改善营商环境,下功夫,强化自身的管理水平,同时要克服短期行为,要做长远的发展规划,做百年老店。叶青认为,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普遍现象,但民营企业并不全都融资难融资贵。有的问题在于,企业自身有一定的问题,即产品和行业是不是符合现在金融企业愿意给融资的标准。他建议,很多金融机构包括银行,应该增加金融产品,比如中长期贷款,这样有利于稳定信心、把企业做扎实。另外他注意到,很多时候也是信息不对称。一些小微企业不知道去哪里贷款,一有问题就想到典当行、小额贷款公司,其实银行有这些产品。所以他建议银行适当地对小微企业进行贷款辅导,告诉他们如何可以贷到款。 还有就是大型国有银行的业务是全国性的,但我国地大区域广,有些地区民企比较集中,比如温州基本上都是民营企业,而东北,很大一部分是国企。但是作为大的国有银行,制定金融政策是一样的,这两个地区要用一个政策去要求可能贷款就不容易,应该因地而异,把产品做细,这样融资难融资贵逐步都可以解决。

蓝思科技董事长周群飞。摄影:李佳

3、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工商联执行委员会常委、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群飞:

她希望,政府可以让民营企业融资有更好的平台,然后把流程缩短一点。因为数字化以后,数据传输很及时、很快,基础的设备都是要接端口,投入非常大。她所在的行业都是信息产业,信息变化非常快,一旦接不上,下一波就被淘汰了。

而在先进制造业领域,民营经济也表现不错。周群飞注意到,制造业领域的民营企业占比已经达90%,民间投资超过85%,制造领域的民营企业是实实在在的主力军。

她的经验是,做好先进制造业要“内外并举”,企业要注重研发,还要重视教育。“有时候我们要到市场上去找人才,找不到怎么办?只能自己慢慢培养。”

4、全国政协委员、九三学社中央委员、360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鸿祎:

他认为,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结合已经成为基本国策。那么,二者如何融合发展?

第一,策略方向要对。未来,实业、传统制造业将会是数字经济的代表。

第二,国家应该尽量推动互联网公司和传统企业合作,而不是谁取代谁、谁颠覆谁的关系。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,传统行业水很深。对传统行业来说,没有必要发明“轮子”,互联网公司已经在过去的技术上做了很多沉淀和积累,可以直接拿来为我所用。

第三,安全是融合的关键,如果不解决安全的问题,对数字产业就会形成灭顶之灾。所以安全是整个数字经济发展最有力的保障。

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。摄影:李佳

5、全国政协常委、全国工商联副主席、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:

他说,据调查显示,现在在非洲大陆,大约有1万多家中国的企业,其中90%属于民营企业。中国的企业在非洲大陆的努力不仅包括改善基础设施、创造就业、提供税收、改善居民的生活条件、增进文化交流和民间交融,带去的发展理念也特别重要。

另外,南存辉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也是民营企业发展的一大机遇。